努力與堅持-澎湖福朋喜來登酒店


 

「如果要找一個我開業以來印象最深刻的案子,我想應該就是澎湖福朋喜來登了。」陳廷杰鬆了鬆袖口,緩緩將衣袖捲至手肘。

 

3_90.jpg

福朋喜來登不僅是澎湖,亦是台灣離島中第一座五星級酒店。

 

開業剛接案子就出乎意料

位於澎湖的「福朋喜來登酒店」是陳廷杰一手執行的設計案,當時剛開業不久事務所大概只有五個員工,但由於業主的信任,他們也一路陪著業主歷經了將近十年的時間,整個案子才大功告成。這其中所經過的點點滴滴,對陳廷杰來說都歷歷在目。

當初他剛從李祖原建築事務所出來,開設了自己的事務所,而經手的第一個大案子,便是這個需要競標的澎湖福朋喜來登酒店。「在別人的事務所工作時有很多資源,等到自己來做完全跟想像不同。」這個將近兩千坪的基地,給一個剛開業的小事務所來做,對陳廷杰來說是挑戰,但也看見業主對他的重託與信任。

陳廷杰說道,「那是一個澎湖縣政府用獎勵民間參與的方式開發,當時正值澎湖要舉辦博弈公投。」這個案子可以說是當時整個澎湖縣最大的開發案,但他堅持自己面對挑戰這個案子一定可以做得起來,因此便滿懷著工作熱情帶著團隊投身其中。

 

完善的規劃卻因為博弈公投而觸礁

在酒店準備動工之前,那時澎湖最火熱的話題就是「博弈公投」。這個公投事關重大,不僅影響到當地的住民,也會影響整個澎湖觀光產業的發展。當初是以公投通過為動機,想要打造屬於澎湖的「觀光博弈」,陳廷杰在設計之初還跟著業主去拉斯維加斯、澳門等地觀摩學習。

澎湖福朋喜來登的主要投資者就是澎湖人,他的理想就是要投資澎湖繁榮地方,要透過建設酒店來提升澎湖的光觀旅遊業,但自己對於飯店經營相當陌生,於是陳廷杰便建議他找品牌酒店聯盟結合,才有了澎湖福朋喜來登酒店的設立,這對長期缺少高品質酒店設施的離島澎湖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指標。

 

1540375314104829.jpg

福朋喜來登擁有國際品牌認證的五星級酒店規格。

 

談到澎湖發展的問題,其中之一便是土地過於細分。「澎湖是一個有長時間發展歷史的地方,它有比台灣更早的開發歷史。」陳廷杰說道,澎湖很多土地都是經過幾代人繼承,原本一大塊的土地,因為繼承關係被切成了好幾個零碎區塊。陳廷杰說,如果當初沒有縣政府利用海埔新生地來重劃,根本不可能有這個完整的基地可以規劃現在的國際級酒店。

 

受公投影響地下開挖停擺

2016年十月,公投結束,以兩萬票的的差距,終結了在澎湖興建賭場的念頭。最初的股東們聽到公投沒過,紛紛打起了退堂鼓,這也導致了投資資金受到嚴重的影響。

「我記得我們地下室剛挖下去沒多久,工地就停工了。」陳廷杰回憶那段時間,他陪著業主在台北四處奔波,向投資者、銀行、經建會等做簡報,也曾經想要申請離島建設基金,無奈各大行庫皆以利息過低、放款有風險等理由拒絕放款。最後業主只能掏出了自己的擔保品、土地,最後才勉強把酒店蓋起來。

 

艱苦中仍給予支持換來莫大情誼

「我只希望你把它蓋起來。」陳廷杰回憶起跟業主的溝通,「我建築師委屈一點沒關係,你有甚麼問題我們一起解決;你沒那麼多預算,我幫你改建材、改設計。」在酒店最艱難的那段期間,他堅持陪著業主一起過苦日子。

陳廷杰看見業主為了節省經費,自己發小包、自己監工,所做的一切只為了讓酒店建造完畢。看著他如此賣力,陳廷杰感激業主的信任,冒著事務所經營的危機把心一橫就說:經費有限,設計費就先別給吧!陳廷杰堅持協助業主完成整個酒店的工程,遇到經費不足的時候,盡可能在不影響酒店營運的前提下做設計變更;或許不是挑選最頂級的建材,但整體結構與動線的設計依然比照五星酒店的等級來規劃。

2016年,澎湖福朋喜來登正式完工,以澎湖第一座五星級酒店的名聲登上了各大新聞版面。而在正式營運之後,陳廷杰也跟業主變成了患難與共的好友。陳廷杰說道,現在逢年過節,當初的業主都會互相問候,有時也會親自拜訪,兩人從原先的商業關係轉變成了好朋友,因著他的堅持與熱情成就了這個意料之外的美事。

 

1540375371110986.png

建構起來的不只是酒店,還有可貴的情誼。

 

獲得寶貴經驗通曉酒店規劃

在經過澎湖福朋喜來登酒店的設計之後,陳廷杰對於國際星級酒店的設計有了深入的了解。「真正好的酒店,不僅僅是建築師一個人的想像,而是一整個產業與系統的結合。」周遭的環境、動線、營運以及當前的市場需求,在規劃設計酒店之前就要先考量好。

酒店蓋得再華麗,但整體動線設計不佳、軟體經營不善,客人來一次之後就不會再來。酒店要永續經營,很多構思要一致;不一定要強調用甚麼特別好的建材,而是要每個環節都顧慮到,加上經營者的溫度,往後客人才會不斷回來。

「酒店規劃設計真的是非常有趣的工作。」陳廷杰滿懷熱情地說著。

 

 



訪客請先登入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Pinterest
Weibo
Line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