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每一件作品都要超越昔日的自我 蟲點子創意設計總監鄭明輝



me.jpg 


天陰無雨的傍晚為了走進躲藏在羅斯福路眾多巷弄後的汀洲路四段,只有當地人才知道其四通八達網絡各自的伸展方向,每往內踏出一步,腳步就輕盈一些,或許是意識到體內隨著市聲所發發出的嘈雜共鳴,正在緩慢消退。巷弄深處一座公園安靜佇立在街角,搖搖馬和溜滑梯暫時沒有孩童玩樂的蹤跡,只有一棵枝枒繁茂的大樹,以它廣闊的環抱,將社區一絲一毫的脈動都攬進它的陰影之中。

 

公園的一整排民居裡,蟲點子創意設計的工作室不以華麗的外貌取勝,安穩座落其中。二十多歲即離開事務所自行創業的創意總監鄭明輝以一身方格子襯衫和短褲的簡約裝扮迎接這場採訪,似乎是太過忙碌不習慣多餘的寒暄,訪談很快就開始鋪展了開來。

 

閱讀過鄭明輝的簡歷,很難忽略掉他的雙重身分—「室內設計師∕插畫家」,特別是「斜槓青年」變成熱門搜尋詞彙的當今,人們對鄭明輝的好奇心有增無減,喜歡在這個概念上打轉,包括採訪者。插畫究竟和建築有沒有關係,鄭明輝直指,其實兩者並無關聯,如果要把插畫具體化到室內設計上,勉強來說就是懸掛或張貼幾幅以插畫為主題材的掛飾或壁貼來妝點,插畫要和室內設計彼此牽扯,指的是概念上的關聯。例如出現在設計上一股天馬行空的想法,可以類比成插畫中童趣十足或脫離現實的創意。

 

鄭明輝回憶小時候剛開始喜歡的是畫畫,上課總是無法專心在老師的講課上,課本邊沿空白的角落總有各式塗鴉的蹤影,就連家裡的牆壁也是他創作的畫布。

 

五專求學時,一心想念和繪圖還有那麼一點扯上邊的相關科系,因此選擇了建築科,孰料竟誤打誤撞愛上建築,最後插大考入淡江大學建築系並一路就讀到建築所。插畫家身分毛毛蟲則是他在大學時代即於無名小站部落格開始的連載。

 

促使鄭明輝踏入建築藝術的啟蒙者正是日本建築大師安藤忠雄,他這麼形容安藤的作品,其所使用的光影和材質極度純粹,效果卻經過精密計算,營造出豐盈且張力十足的光影層次感。且安藤的作品與社會產生了對話性,不甘自顧自的被囚禁在外人難以企及的純美學高塔。

 

對他來說,建築和室內設計其實不一定得以多高深抽象的論述來定義,甚至可以很具體。設計師營造出的空間就是要讓客戶回家之後感覺放鬆療癒。至於室內設計的迷人和成就莫過於替客戶心目中的理想住宅化為現實,看見客戶住進去就覺得滿心喜悅。


DSC02085.JPG 

選擇成為當一名室內設計師只是當下的暫時狀態,不代表他將建築和景觀設計就此拒於門外,鄭明輝提到老屋整修,老屋外牆多半磁磚剝落、破損斑駁,重整外牆對他來說也算是重構建築一部份。他未來的目標還是重回到建築本身,目前是重構建築外牆,再晉級到從無到有的自地自建。

 

一項室內設計作品的完成,鄭明輝認為,室內設計只是搭建好故事上演的背景,還有待客戶用每個人的生活去填補,這也是為何他在設計上運用了簡潔風格的留白技法。

 

鄭明輝除了畫設計圖、插畫,平常也喜歡看電影培養靈感,除了不看恐怖片,涉略的影片類型相當豐富。觀影的過程中也會仔細察看劇中情節布置,算是職業病的顯現。


對於日後欲從事室內設計的年輕世代,鄭明輝表示,大家都覺得室內設計師這個行業「光鮮亮麗」,但其實當中業務繁瑣,被各式各樣行程塞滿的日常生活勞累不堪。以鄭明輝他自己而言,白天在公司畫設計圖,晚上回到家還得接續各式各樣的聯名合作案進行插畫工作,弄到夜深人靜仍未闔眼實屬家常便飯。深刻疲累如果沒有強大的興趣和熱情做後盾為支撐,他難以想像如何一路走到今日。儘管如此,他仍堅持奉行完美主義的信條:可以接受目前作品有昔日作品的影子,但重點是一定要超越先前的作品。

 

正是因為不斷尋求自我超越,成功對年輕有為的鄭明輝從不光是運氣或機遇成分作祟,未來之路上,他還會為自己設下那些挑戰,是否會超越室內設計師/插畫家、被他人以更多重的身分解讀,我想答案是肯定的。


報導/吳禹彤‧圖片提供/蟲點子創意設計



訪客請先登入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Pinterest
Weibo
Line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