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走家具誕生紀錄(一)


    我是B,是「走走家具」的召集人。

    專案開始到現在將近十個月,公司也成立將近三個月,希望在這篇網誌裡把走走家具的初衷以及一些歷程記錄下來,有興趣想了解更多我們的朋友們歡迎留步看一下,不確定是否是一篇冗長的故事,但我想應該不會太短。


    2015年夏天,我從雲林科技大學畢業,帶著一張設計碩士的文憑出社會準備找工作,由於過去所學的是跟家具相關的設計,天真的我於是在人力銀行上找著家具設計師相關的工作,意外發現台灣目前這樣的職缺寥寥無幾,並不是沒有家具製造公司,而是幾乎沒有家具設計的公司。


    因此選了幾間產品設計的公司面試,新鮮人的面試的過程總是起起伏伏、有好有壞,而這段期間內,我也面試爭取到國外的實習機會,其中一間設計公司回信詢問能否前往工作,然而,在依舊迷惘的情況下,我先選擇了接設計案過活,當了大約五個月的自由平面設計師後,「想要做家具設計」這件事依然存在內心深處,於是帶著剛存到的三十幾萬,連哄帶騙地說服兩位夥伴S跟V,跳入「走走家具」這個地獄深淵。


V & S & B


    S跟V,是我研究所的同學兼朋友。


    S以身為子漢的女子為榮,凡事都想靠自己完成,不知怎麼的,她男子漢的個性中藏著些許少女的粉紅氣息,這些情緒化成文字後變得相當的感性,因此也經常擔任專頁上寫文的工作(註:這篇網誌是我寫的),除了撰文之外,也負責公關行銷方面的事宜,有任何合作事宜或是問題,請找走走家具的S。


    V做事非常細心,而且記性很好,她負責的工作是任何跟記憶力有關的事情,圖紙上的尺寸、細節、廠商聯繫、會議紀錄、行事曆規劃、提醒大家要做的事情…等,堪稱是走走家具的美女秘書兼財務兼工程製圖(註:走走走家具也是有R&D職位)。創業初期的事情很多很雜,人力不足的狀況下,大家都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主要負責的事情除了走走家具的產品設計外,另外還有跟廠商打屁撒嬌,以及一些需要講話兇狠一點的時機會出沒。


    在還沒有真的出社會很久的狀況下,人際、商場上的處理有時候還不是非常成熟,所以一直都還在學習及成長,S跟V總是抱持著樂觀的精神,認為每一次受挫都是學習(註:我倒是偶爾會去角落偷哭)。


    今年二月,我告訴S及V這個醞釀已久的想法及概念:「我們都曾是學生在異地求學,在外地念書的這幾年搬家數次,常常遇到一些問題,比方說房東提供的家具不夠有一致性也不夠美、組裝家具不好裝或是很容易壞掉以及相處了一段時間的家具在搬家時無法帶走,幾年過去了,卻從來沒能好好的享受有質感的生活,我認為這個問題長期存在於台灣現有的生活型態,並希望找到一個好的方式能夠解決」,當下解釋後其實有點害怕被拒絕(註:怕怕無法一個人做家具),沒想到S跟V都覺得這是一個很棒的想法,「帶著走的家具」的第一步從此開始走起。


2016.12.31 筆


訪客請先登入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Pinterest
Weibo
Line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