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設計:意境之篇


庭園,何也?

對我而言,庭園是款待訪客、「表現內心」的場域,也是表現修行累積成果的「表現自己」的場域。

禪言「牛飲水成乳,蛇飲水成毒」。同樣的水,隨著飲用的生物不同,可成毒,也可成乳。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庭園。所以想要製造香醇的乳汁,平日不間斷的修行是絕對必要的。

打造庭園時,我的心境如果沒有萬全準備,完成的作品就不易具有高度精神性。庭園是映照自己的鏡子,等於是呈現另一個自己。

進行曹洞宗大本山總持寺的雲水禪修時,我體驗到的嚴酷,在最初數週間,能令七四人中,有一四人落荒而逃。即使如此,我仍持續修行,挑戰肉體與精神的極限,尋找自我,正視「本我」;然而,對我而言,最能體現反映出自己人生的是庭園,得以測試自己能力的就是庭園創作。

在有限的用地上,我投注全副心力,設法呈現日本自古傳承的「空寂」、「閑寂」、「幽玄」等氛圍與禪的精神。

在歐美,著重於完美保持「形」(かたち)。歐洲的庭園是左右對稱。由於歐洲是石的文化,建物都是石造,多為兩層、三層樓建築,庭園的設計著重於從高樓層俯視時能夠漂亮有形。

日本庭園的情況相反。園內飄盪的氛圍更重於「形」,而且重視精神性,著重將精神性投射於空間當中。日本庭園首重留意現場的素材,以及建物與庭園之間的關係,然後再設法均衡調配布置,以便呈現僅能在那座空間中體驗到的自然。日本是木的文化,建物是木造。

能否創造寧靜安定的心靈,以及置身大自然之中的至福感,打造觸動訪客內心深處的庭園,取決於自己是否具備能力,足以打造深入人心的庭園。

我希望訪客來到我打造的庭園時,會想要靜靜地、久久地佇立凝視,不捨離開;我希望自己打造的庭園空間,能夠協助人們重新檢視自己的生活方式,實際感受活在當下的美好。我鞭策自己努力精進,期許自己打造的庭園成為代表日本的空間造形藝術。

20190124_看不見的設計_P.014庭園,何也(圖).jpg

▲外務省總部中庭「三貴庭」 2005 「從高樓層眺望景象」


彎曲、撓折……歷盡艱辛的樹木才美

樹木分為人工栽培與自然生長兩種。

和尋找石頭一樣,我也會上山找尋樹木。不過,山裡樹木的樹根並非隨時可移植,所以無法立刻使用。

有些農地種植了許多從山上搬運下山的樹木。這些樹木不是從樹苗開始種植,而是在山上尋得耐人尋味的樹木,慢慢搬運下山,種植在農地上,才能夠移植。我主要都是從這些樹木當中進行挑選。

雖然我也會選擇人工栽培的樹木,但自然生長的樹木,美感畢竟全然不同。

人工栽培的樹木,為了能夠儘快換得現金,施灑大量肥料,只希望長得快,長得粗,長得高。重點是,這樣的樹木根本營養過剩,而且生長過於平順。

這樣的樹,顯得乏味無趣。

然而,自然生長的山林樹木,必須避開周圍的林木,從縫隙間探尋吸收陽光,艱辛地自力生存。雖然成長緩慢,但藉由這份辛勞才能成大器。

刻苦成長的樹木姿態,俊美壯麗。

所以,我盡可能使用自然生長的樹木。不過,這種樹木的風格特殊,在庭園中不容易配置。樹木會選擇使用之人。技巧不純熟的人掌控不易,不過只要透徹了解樹木的特殊習性,就能夠安置在庭園中最適當的地點。

例如次頁的紅葉楓樹,就是自然生長的樹木。由於生長在崖邊,這棵樹橫向伸展,若以人工栽培的觀點,根本就是直接打入冷宮。可是,這棵樹在池塘水面上悠悠伸出,凸顯了其最大的特徵。

20190124_看不見的設計_P.140歷盡艱辛的樹木才美(圖).jpg

▲翠風莊「無心庭」 2001「從一樓客房眺望景象」


落下,流動,清淨心靈

庭園積水倒映景色,為空間增添清爽宜人的空氣感。而水還能拓展了空間的開闊感。

水由上而下順勢流動的「聲音」,能夠清淨人的心情。

水直落而下的方式,有傾流向下的「一洩千里式」,或是迂迴順勢的「導流式」,或是分支細流的「涓涓絲流」等,形形色色。不同的水流方式,深深影響景色的氛圍。

水會「流動」。就像自然一樣,庭園中有湍流,也或有潺溪。水流方式與寬幅、流動速度、水量有相對關係,所以我在設計時會仔細計算思考。當然,周圍的水岸及水淵的設置方式也隨之不同。

水流湍急之處,衝激石頭,流向改變。如果是泥土的話,就會被水削蝕而流失。若是似有若無的涓涓細流,可以採用土堆堤防。

我會根據這些效果,仔細計算,進行設計。

舉例來說,德國柏林的「融水苑」水流設計,是象徵德國的歷史。在那部歷史中,既有遭遇諸多磨難試煉的停滯時期,也有令人瞠目結舌、驚異不已的突飛猛進時期。我將這部過往的歷史,以水流的型態來象徵化。

我希望藉由流水聲和庭園,淨化訪客的心靈,所以沿著庭園路徑設計瀑布和水流。

此外,在瀑布前方,我設置了供遊園訪客聆聽水聲、歇腳休憩的地方,還能同時一覽開闊的庭園景色。

20190124_看不見的設計_P.150清淨心靈(圖).jpg

▲寒川神社神嶽山神苑整備(一期)「神嶽山」 2007「手水缽。搭配八氣之泉,表示陰陽」


「幽玄」,想像看不見的事物

「幽玄」就是「深藏內部的餘韻」。

這是潛藏著提供無限想像的含蓄,或說想像看不見的事物。

在能劇的舞台上,就像能劇大家世阿彌所言,看到能樂表演者在遙望遠方時,想像他究竟望著多麼遙遠的他方,或是正在遙望哪種景色,這也是幽玄。

庭園結構當中,位居正中央的瀑布上,紅葉細枝垂懸而下,只能隱約看到葉片後方的部分。

不展示全部,就是幽玄。

換言之,留下提供想像的部分。

這是一種「不全部展現,隱身於後的典雅」。

一切盡現,所見部分就是全部。可是,一部分無法看見,留下提供想像的部分,這就與水墨畫一樣,考驗觀者的能力。

除了想要一窺究竟的好奇心之外,還會讓人開始想像。這就是幽玄企圖創造的美。

因為是想像,各人感受不同。重點在於無限拓展的想像。

庭園創造的重點在於看不見的部分,而非能夠立刻看見的部分,旨在提供觀者於自己內心中描繪創造。

20190124_看不見的設計_P.172幽玄 想像看不見的事物(圖).jpg

▲翠風莊「無心庭」 2001 「白雲瀑」




1552440768652807.jpg

《看不見的設計:禪思、觀心、留白、共生,與當代庭園設計大師的65則對話》

(共生のデザイン—禅の発想が表現をひらく—)

一庭一禪機 一心一設計

一位禪僧的美學觀,一個獨特的日本美學世界

――――《你所煩惱的事,有九成都不會發生》枡野俊明的美學人生課――――

    將枯山水帶入現代空間的禪僧

    日本枯山水大師、當代最傑出的景觀設計師之一

    給建築、設計、藝術和所有的人的贈禮

作者:枡野俊明

譯者:蔡青雯

出版社:臉譜出版

ISBN/ISSN:9789862357163

TAAZE博客來誠品金石堂


訪客請先登入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Pinterest
Weibo
Line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