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不敢這麼赤裸?——謝和希專訪


1554619150668726.jpg


極簡。


拜訪源原設計的總監謝和希,第一眼的感受就是簡單。


當然不是說謝和希是個簡單的人物,而是她周身透出的訊息,與她的作品一樣單純,有力、堅定而直接地傳達「這就是我」。


水泥粉光牆面、一眼望到底的開放式辦公空間、架上陳列著藝術品,與所有的作品調性一致,簡單、實用、充滿藝術性。見到謝和希總監本人更是如此,線條簡單的金色飾品,搭配黑色素面服飾,給人幹練大方的印象。


在這樣的場域,我們開啟了充滿靈性與哲學性的對話。


談起走入室內設計一途的機緣,謝和希的目光中又添了幾分柔軟。


1554619191238431.jpg

▲源原設計的總監謝和希,給人幹練的第一印象,談起夢想之初,神情變得柔和


謝和希(以下簡稱謝):「哥哥是工程師,在我國小的時候送我一枝工程筆。」

謝:「小時候只有我一個人,沒有人能跟我玩,這枝筆和透視圖就陪著我成長。從小就自己安靜地看,自己畫,那時候就覺得這件事滿吸引我的。我的志向從來沒有改變過,很小的時候就決定走這條路。當然那時候還是懵懵懂懂的啦,只是覺得跟『美』有關的事物,與自己特別有共鳴。」


有了童年時的啟發後,謝和希的求知慾受到激發,想要看得更多、想要學習相關知識,職業志向就這樣定下來。童年就立定了志向,從未改變,無論放在哪個時代,都是相當難得的事。然而這樣的熱情是如何維持的?


謝和希簡單地說,她從不去做一成不變的事。即使自始至終就是一個「室內設計師」之職,每件作品、每個元素、每個量體結構,都不重複。對謝和希而言,室內設計師的工作內容相當有變化性。而除了變化性之外,還有另一個維持熱情的初衷。


謝:「我是從2014年開始自己做的,我在台灣找不到我想要的、符合我理想中的『家』,就乾脆自己做。我去接觸國外的設計師對「美」的詮釋,那些是能感動到我的。在台灣我看不到這份感動,所以我想去執行這件事情。」


簡單而不簡單。追求簡單是最困難的。當市場期待的是「堆疊」加法,謝和希選擇以減法闢出蹊徑。這條蹊徑鮮少足跡,在台灣市場極其少見,或許有人能夠模仿七八成,然而謝和希的藝術性卻是難以模仿的。


1554619779268009.jpg

▲謝和希相當重視藝術品與空間之間的關係


謝:「如何讓自己懂得去接受『簡單』,已經簡化到不能再減了,這是最難的。它不是沒有,而是一種自信:這麼赤裸的東西,你敢不敢推出來讓大家看?我不要把空間弄得很豐富,讓人第一眼覺得很驚喜,後繼無力。」


對謝和希而言,困難之處不在於業主難溝通、難接受、需求難以達成,而是在於每次創作時與自己的對話:我相信這麼裸的空間,反而能把感動放到最大。但為何會有這樣的領悟呢?背後的原因,其實也很簡單。


謝:「就是閱讀。閱讀世界。大量地去看別人怎麼詮釋空間的美,以及何謂『有質感的生活』。台灣有自己的風格,但現在的人越來越追求『質樸』,質樸才是最珍貴的。」


一如中國水墨畫中的「留白」,或是佛教經典敘述的「空」,這種乾淨、空白,什麼都沒有的存在,才顯得非空白的事物彌足珍貴。


1554619409520500.jpg

▲留白讓物體之間存有對話的空間



資料來源/源原設計

專訪、撰稿/蔡昀希

攝影/王正慧


訪客請先登入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Pinterest
Weibo
Line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