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當下做好就是未來——謝和希專訪


極簡,卻不是不設計。


謝和希的設計中蘊含非常豐富的細節,從量體到使用者的生活方式,全都一併考量。


量體的線條與結構設計,可說是差之毫釐失之千里。每個角度看過去的比例都必須完美,呈現空間,也乘載空間。


而謝和希的思考慣性就是「打破慣性」。

為什麼書一定要站著,不能躺著?為什麼衣櫃門片只能那樣開、不能這樣開?坐在電視櫃上又有何不可?


1554627829447253.png

▲橫躺的書,將跳動的節奏感帶進冷調空間,多了極富人性的溫暖感。


謝和希(以下簡稱謝):「若要問我最棒的作品是哪一個,我只會回答『下一個』。」


然而,創新不代表要很前衛、很搞怪。再新奇的空間,終究是要給人使用的,生活在空間中的人才是主體,室內設計只是配角,最好的設計便是看似沒有設計,將主權退讓給人,才能在其中長久居住而不感匱乏。


不做無聊的設計,卻展現寧靜的力量。


除了量體的精準規劃以外,還要有建材的完美搭配。


謝和希喜歡運用原始建材,「桌子上的紋路,就是木頭原本的紋路,在大自然中這樣的紋路是絕對不會重複的,你找不到一模一樣的紋路。我所做的就是加上小小的五金配件,賦予功能性和藝術性,其他什麼也不做。」


1554628317996062.jpg

▲大自然不會有重複的紋路,這種獨特性就是最好的裝飾。


學過畫的人,一定聽過老師說過:沒有一片葉子的顏色會跟其他葉子一樣。就是這樣的道理。最自然的元素就是最豐富的,無須雕琢。不管是木材、石材、礦物,都有其特殊的生命歷程,展現獨特的生命紋路,而那份獨特,會讓你捨不得剝奪。


異材質的搭配則是喜歡創造「剛柔並濟」的感受。


謝:「例如這個量體,都是冷色調的水泥粉光,那麼這邊的樓梯我就使用暖色調的木頭,但木頭還是搭配了金屬物件。」所有的設計細節,無不追求平衡感。有冷就有暖,有軟就有硬,就像謝和希本人,雖是女性設計師,但她總是笑著說「我把自己當男孩子。」


AshampooSnap_2019.04.07-17h14m35s_.png

▲這座樓梯以溫潤的木材與流線線條,平衡量體的冷感,又與暖黃燈光相呼應。


謝:「除了量體之外,我最重視的是塗料。國內品牌的塗料做不到細緻的質感,所以我喜歡使用萊特和塔布這樣的國外品牌。萊特的質感相當細膩,光影反射下會呈現不同的質地效果,光是一面物件都沒有的牆壁就很豐富。」


源原的作品總是呈現出一致性,因為謝和希與她的團隊所追求的一致。我問她,是否與業主的溝通有任何困難?例如會認為她太年輕,或是設計太大膽?


謝:「完全沒有耶(笑)!客戶通常比較信任女性設計師,覺得女生很會收納,儘管我們知道那不一定是事實(笑),但我們就維持這個美麗的誤會吧。而我從畢業到現在,一路走來其實都很順遂。」


總監笑著說,她不接受改圖。「我的圖就是做到最好之後出去,就是定案,不接受改圖。客戶都是因為認為我是最好的,所以來找我,那麼又為什麼要改呢?如果要改,就代表我不是最好的呀!我只給出最好的,所以我不改圖。」


源原的作品中,總是不難發現藝術品,雖然不多,畫龍點睛的適切度可說是「空間為了藝術品而生」。


1554628817759163.png

▲藝術品與空間相輔相成,不管是換掉藝術品,或是把藝術品換地方擺,就不再是原來的空間了


謝:「客戶會邀請我到他們家中坐坐,家中景象其實都跟剛設計好的時候一樣,完全沒有變動,所有生活物品都在它們該在的位置,擺設也沒有任何增減,就是交屋時的樣子。」


要達到這樣的境界,卻不是看起來那麼簡單。謝和希注重生活感,家族成員之間即有相異的生活習慣,每一位客戶的需求放在同樣的空間,也會有不同的樣貌。於是每件作品本身就是獨一無二,你再也找不到與你相似的生活樣貌。


而質樸、獨特的生活樣貌,是雋永的。謝和希的目標,就是讓客戶可以在這樣的場景裡住五十年、七十年,都不想離開。


謝:「客戶跟我說『愛死了』最讓我高興!他們不會變動我為他們設計的平衡感,甚至告訴我「原來我也這麼宅」,是最令我感動的。」


在這樣豐富而極簡的空間裡,人們的想像力得以伸展,能與窗外景色頻繁對話,與大自然產生最日常的連結。


簡單而不簡單,因為「把當下做好就是未來。」謝和希帶著淺笑,堅定地說著,「我只會給出最好的。」


1554628907857613.jpg



資料來源/源原設計

專訪、撰稿/蔡昀希

攝影/王正慧


訪客請先登入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Pinterest
Weibo
Line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