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巴黎聖母院大火


2019年4月15日18時50分,巴黎聖母院燃起熊熊大火,親眼目睹的法國民眾無不潸然落淚。這條新聞迅速占領各大版面,法國總統宣布重建;開雲集團的CEO兼董事長François-Henri Pinault在第一時間宣布將為重建項目捐款一億歐元;全球第四大富豪Bernard Arnault也在推特上宣布,以家族和全體LV員工名義捐款兩億歐元。


AshampooSnap_2019.04.16-13h12m13s_.png

▲CNN的官方推特陳述「巴黎聖母院被稱為『森林』的中世紀屋頂結構輸給了大火,框架特點是由1160~1170年之間砍下的樹木建構而成。」


巴黎聖母院(Notre-Dame de Paris),全名巴黎聖母主教座堂(Cathédrale Notre-Dame de Paris),法文中的「Notre-Dame」我們的女士,所指的就是聖母瑪利亞。巴黎聖母院在天主教的地位僅次於梵蒂岡。文學家雨果(Victor Hugo)的名著《鐘樓怪人》為巴黎聖母院增添了浪漫色彩,還衍生出我們所熟悉的迪士尼動畫和長年巡迴的音樂劇。


這場大火的起火點在教堂的閣樓,500名消防隊員全力搶救,不使用飛機滅火,盡力保留精巧的建築結構,但由於中部的尖塔是木造結構,仍因大火而坍塌。這場大火持續燃燒了8個小時得以撲滅。


而著名的雙塔樓立面及繁複的拱頂是石造的,經搶救後,結構仍保留了下來,巴黎聖母院不至全部焚毀。


值得慶幸的是,近年巴黎聖母院正在進行為期十年的翻修工程,所有的藝術品及尖塔周圍的12座石像鬼雕像,正好都在火災的前一天全數卸下,為修復工作做好準備。這些藝術品都未遭火吻,且無人員傷亡。


1555395269559952.jpg

▲大火肆虐後的第一張教堂內部照片,讓全球教友和網友眼泛淚光,在網路上廣泛轉貼


AshampooSnap_2019.04.16-13h13m13s_.png

▲也有些人認為,負責看顧巴黎聖母院的石像鬼在前一天被拆下移至他處,無人「照顧」的巴黎聖母院才會起火



巴黎聖母院是什麼樣的建築物?


巴黎聖母院的建造可追溯到12世紀,最初的建築師已不可考,第一位被記錄下來的建築師是Jean de Chelles,負責擴建北袖廳;在他過世後的1258年,由Pierre de Montreuil接手,並完成了南袖廳。現今人們熟悉的門龕樣式,則是由Pierre de Chelles完成;Jean Ravy於1344年完成詩班席。


法國大革命時,巴黎聖母院因為戰爭變得面目全非,自此開始,Eugène Viollet-le-Duc讓巴黎聖母院進入全盛時期。我們現在看到的巴黎聖母院的著名細節,絕大部分都是Eugène Viollet-le-Duc的設計。



巴黎聖母院的結構


巴黎聖母院承襲了11世紀的哥德式教堂結構:十字型平面、高聳的中殿、翼殿與尖塔,而尖拱和肋拱的設計使得巴黎聖母院極具設計潛力。


1555396292411904.jpg

▲招牌肋拱式大跨距拱頂

(via GOODFREEPHOTOS


中世紀的人們以宗教治國,哥德式教堂的追求就是「越接近天堂越好」,使得建築結構技術蓬勃發展,並在巴黎聖母院身上徹底實現,成為當時最高的建築物。


建造中殿時,或許是為了凸顯建造技術,加上宗教精神上的追求,因此拱頂還特意增加了2公尺。為了使整體結構穩定,13世紀的石匠以飛扶壁的手法支撐側邊的廊道,補強結構上的弱點,更成為巴黎聖母院獨有的設計特色。


1555398438688033.jpg

▲巴黎聖母院特有的飛扶壁

(via Wikimedia


到了19世紀,Eugène Viollet-le-Duc對戰後的巴黎聖母院進行全面修復,創造了著名的石像鬼、完成了西側的正立面設計、建造了特殊的拱形高窗,並完成此次大火坍塌的木造尖塔設計。


1555396569681542.jpg

▲法國大革命時損毀嚴重的尖頂,由Eugène Viollet-le-Duc重新設計,就是我們現在熟悉的樣貌。木造結構很快就遭烈焰吞噬。法國消防隊也是首先放棄搶救這個木造尖塔

(via GOODFREEPHOTOS


修復與重建

巴黎聖母院是相當龐大、複雜的建築,能夠一直保持中世紀建築特色,是Eugène Viollet-le-Duc對建築文化的尊重。唯一與其他中世紀哥德式建築較不同的是,18世紀時,教會為了改善龐大建築內部採光不足的問題,拆除了華麗複雜的彩色玻璃花窗,改成高大的透明玻璃,僅教堂西、北、南側保留原始的玫瑰窗設計。


1555397180339727.jpg

▲透明高窗比較不華……不,其實還是很精美呢!高窗的設計提供建築物足夠的支撐性,薄牆不必負擔結構上的功能,從而增加開窗面積,結構間距相當有韻律感

(via pxhere


Notre-Dame_de_Paris_Windows_1.JPG

▲保留原始花窗設計的玫瑰窗十分華美壯觀。

(via Wikimedia


身為中世紀的古蹟建築,乘載了如此厚重的民族文化精神和期待,其實巴黎聖母院幾百年來都處於未完工狀態,預計興建的尖塔始終沒有付諸實行,修復工作也從未間斷。2017年時,負責巴黎聖母院翻修工程的著名古蹟建築師Philippe Villeneuve表示,巴黎聖母院的修復工程如此艱辛,除了建築結構的精巧與平衡難度之外,「污染是最大的罪魁禍首」。


Philippe Villeneuve所指的汙染,我們其實也很有感。近十年來,空氣汙染最嚴重的歐洲國家,法國名列第三。儘管近年法國開始管制汽車數量,懸浮粒子卻不是說消失就會消失的。空氣汙染再加上酸雨,對古老建築的影響很大。近年來大教堂的石材磨損嚴重,一些石雕開始龜裂崩解。


PhilippeVilleneuve.jpg

▲Philippe Villeneuve:「哥德式建築中的每個元素都有動態的結構作用,更動了這一個,就會顯得另一個失衡。」(“the elements all have dynamic structural roles.” If you remove one "there is a disequilibrium somewhere.")足以說明巴黎聖母院的翻修工程有多困難。


巴黎聖母院正在進行的翻修工程,文化部在2014年預估工程費用為1.5億歐元。2016年,巴黎大主教呼籲,接下來的五到十年之間,每年都需募得1億歐元,方勘支付工程與工人費用。而被這場火災所吞噬的尖塔,保守估計損失600萬歐元。原本就相當繁重的翻修工程及募資工作,如今無疑是雪上加霜。


Incendie_Notre_Dame_de_Paris.jpg

▲尖塔由原木打造,廣泛美譽為「巴黎聖母院的森林」,已於2019/4/15晚上付之一炬。

(via Wikimedia




巴黎聖母院大火的案情及後續修復工程,居家市集將持續追蹤。


訪客請先登入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Pinterest
Weibo
Line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