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負建築:民主主義的理想/辛德勒(下)

媒體的介入、工業化施工技術、資本家的壟斷等問題,讓「建築的民主主義」陷入困境,建築師們放棄民主主義立場,轉向製作媒體要求的建築。在這個轉變下,柯比意和密斯做得最徹底,就連象徵民主主義的萊特也選擇轉變,並獲得成功,而辛德勒卻選擇留在西海岸。但是,一旦你留在那裡,再想把民主主義傳播到世界上其他地方,無疑非常困難。從不奢望媒體炒作、一切以民主主義為核心的辛德勒式作風,自然不可能受到權威者的好評。紐約現代美術館的展覽會沒有邀請辛德勒參展,終其原因是二十世紀的權威不支持民主主義,它只是一味地袒護媒體。

2019/03/04

負建築:民主主義的理想/辛德勒(中)

萊特曾經誇張地說:「混凝土板是最便宜、也是最難看的一種材料。」與萊特使用的預鑄混凝土相比,辛德勒使用的預鑄混凝土顯然要樸實得多。萊特和辛德勒同時到達西海岸,又同時完成了作為「民主主義材料」的預鑄混凝土結構。然而,此後兩人的人生軌跡卻開始出現了偏離,甚至漸行漸遠。萊特最擔心的事情就是能不能體現「作品」、有沒有體現出作者「建築師」的個性。最後萊特放棄了民主主義,因為他認識到預鑄混凝土這種材料所能夠帶來的技術,已經極具象徵性地呈現出了建築民主主義的極限。

2019/03/04

負建築:民主主義的理想/辛德勒(上)

每當我思索二十世紀的時候,腦海裡總會浮現出一個建築師的形象——魯道夫.辛德勒的一生充滿了對二十世紀的批判。辛德勒是一個失敗的建築師,究其原因就在於他是一個民主主義的建築師。人們常常把二十世紀說成是民主主義的時代。正確地說,二十世紀是民主主義的時代,也是民主主義失敗的時代。同樣,當有人問及二十世紀的建築是怎樣的一種建築時,我的回答是,這個時期的建築既是民主主義的建築,也是民主主義失敗的實體化。

2019/03/04

負建築:透明得令人備感淒涼/風格派(下)

柯比意和密斯等現代主義「贏家」所使用的另一種武器是新技術。柯比意摒棄了疊砌式結構,介紹建築構造技術的革新,徹底傾向水平連續帶窗形式。密斯為了強調鋼筋結構的長度,把鍍鉻的十字形斷面柱子放到了作品的核心位置上。無論是柯比意還是密斯,他們最先考慮的就是如何表現先進技術。與空間的流動性和要素的抽象性相比,他們最先做的事情還是介紹新技術。

2019/02/25

負建築:透明得令人備感淒涼/風格派(中)

到了十九世紀後期,新的鋼筋結構建築出現了,在這種結構物中,物質與空餘部分的關係發生逆轉。如果在藝術和社會之間只有透過商品化的行為才能建立起溝通迴路的話,那麼二十世紀建築的地位可以說已經岌岌可危了。但是,這種危機感卻成就了柯比意和密斯。在他們的作品中我們可以感受到非常時期的危機感和強大的力量,這種力量瞬間葬送了風格派建築師脆弱的通透感。

2019/02/25

負建築:透明得令人備感淒涼/風格派(上)

透明為什麼充滿魅力呢? 我們真的能讓世界變得透明嗎?人們曾經無數次地嘗試,卻總是以失敗而告終。風格派就是其中試圖讓世界變得透明的藝術思潮之一,但它同樣也失敗了。或許因此在其作品中的透明略顯淒涼。

2019/02/25

以在地的材料所製造的木樓屋頂

這棟建築物的特徵,是宛如在RC(鋼筋混凝土)的構造上覆蓋90公尺× 80公尺的大屋頂。屋頂的形狀就如同有波的起伏一般,這是為了讓空氣的循環更為順暢,和Ove Arup的金田充弘先生一起透過模擬所導出的結果。 以木構造來構成這樣的形狀一般來說都會使用集成材,但考量施工性與經濟性而轉為使用岐阜縣當地所產的檜木。於吊裝Globe的部分作出開口,將採納進來的自然光在室內加以擴散。

2018/08/09

從MEDIA THEQUE邁向MEDIA COSMOS

岐阜縣岐阜市的「大家的森林GIFU MEDIA COSMOS」是在東日本大震災的一個月前舉辦競圖的最終審查, 而於四年後的二○一五年七月開幕。是具備了藝廊與演藝廳、圖書館等空間的公共設施。

2018/08/09

一窺深處的下沉花園─京都細見美術館

為了避開日照陰影的規制、不突出覆蓋到周圍的街區而將高度壓制在10m以下,容積的一半都埋到地底下。以挖到地下2層為止的下沉花園為中心,配置了展示室與Cafe’。外觀雖然很壓縮,但進入到入口後則意外地會感到非常巨大而寬廣的空間。來訪的人們在移動時必定會通過或窺見這個下沉花園。「京都的特徵,是採用建築中的庭園與街道之間的緩緩聯繫。我們採取了這樣的空間構成。」(大江)。

2018/01/18

「折紙」般的多面體屋頂─琦玉Ai-Village

以包圍中庭的方式所形成的2棟「ㄑ」字平面相望。南側是宿泊棟、北側是研修棟。即便同樣是「ㄑ」字平面,具體物質形體卻是完全不一樣的。相較於以直線簡單構成的宿泊棟,研修棟是以三角面所組合而成的、宛如山丘的形狀。

2018/01/16

斜撐構造一體化的立面─東京Sony City

全面雙層牆所編織的 Sony City 之象徵性立面。時時開放的格柵將外部空氣帶入,是在雙層牆內部作自然換氣的構造。在模擬上,預期在夏天的場合裡,對於窗戶周邊的空調負荷得以減低 15~20% 。Arup JAPAN 擔任了立面的設計。同公司合夥人的佐佐木仁表示,「Sony City 滿足了作雙層牆的各種有利設計條件」。這些條件如下:① 成為大樓外殼的Brace Tube被妥善地收進雙層牆當中;② 構造的模矩因為及於 3 個樓層,因此可透過上下溫度差作自然換氣;③ 使用連接節點層之水平材的位置作為換氣口,就能夠創造出與支撐構造一體化的立面構成。

2018/01/15

跨界建築事務所:超越框架,就能看見『建築的本質』

在說到「工作室派」的時候,通常是以「設計」的姿態定著在社會上,而帶有某種象徵性存在的好印象。然而,將科技從藝術加以分離的這件事,也和工作室派的墮落連結在一起,結果是工作室派的工作漸漸地變得狹窄了。一般企業的總部大樓與研究所、工場等這一類的案子就變得不會委託給工作室派的事務所了。過去,塩野義製果的研究所是坂倉先生設計的。丹下先生也曾設計過工場。

2018/01/15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Pinterest
Weibo
Line
Email